亚多(咸鱼本鱼)

麻烦看置顶,转载不授权。
因为被盗图所以关了保存,抱歉。

是自设。占tag致歉。

是关于我平时测试是INTJ但喝多了测出来ENTP时衍生的脑洞。

p2是脑洞草稿(?)



好累,画不出想要的东西,期限就要到了,怎么画都画不出来。

我明明已经尝试过那么多了。

给予极致的爱与意志,给予永恒的苦痛与牺牲。



画一些总能让人眼前一黑的亲子关系——的甜蜜时刻。

容器(上)

【观前提示】

。会分上下两部分发

。有点骑前?不能算是爱情吧……

。if线故事,会和游戏设定有些许出入




【我们以黑暗孕育文明,光却唤醒天性。】



(1)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诞生的。


黑色暗影钻进虫形骨壳,与他大同小异的“生物”们脑袋磕着脑袋,用同样空洞迷茫的目光审视眼前苍白的一切。


这里是最开始的“家”。


作为容器的他们不需要进食,更不需要休息,虚空的身体就像无底洞,只知道漫无目地跟随管事的呐喊,一股脑儿跑来跳去。


意识对于容器而言是多余的,他们只需要铭记虚空赋予的使命——封印扰乱黑暗的障目之光。但现在还不行,他们还太脆弱,无法承担拯救王国的重任。


可恒定的产物中总有变数,比如他——千万之中毫不起眼的一个,在走廊浩浩荡荡的队伍中抬起了头,与创造他的“父亲”对上了目光。


“变数”意味着什么?很显然白王沃姆并没有在意这仅仅的千万分之一。



(2)


枯燥反复的训练对于容器而言并无不妥,只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不满于队伍的编排,推推搡搡终于挤到了最前面。


那个白翼的容器正在电锯和荆棘间起舞。


他是近乎完美的存在,成长速度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甩开了其他容器一大截,于是“父亲”授予了他白色的披风。


这是令任何虫都羡慕不已的殊荣,尤其对于某个前排的小家伙。


他学着人家的样子挥动骨钉,缺乏灵巧的身体还没跳出两步便再一次跌进滚滚的齿轮之间,只剩黑影懊恼地飘在半空中。


白翼的容器闻声回头瞟了一眼小黑影,又马不停蹄往上攀爬而去。


『只有变强了才能和他一起。』小容器并不清楚这份憧憬从何而来——他总是被亮眼的白翼吸引,总是想跟在他身后。


而除此之外,也就只有那扇可以窥见外界的小小窗口能够吸引他驻足了。


圣巢的颜色在一天天变得灰暗,原本热闹的街道也渐渐冷清下来。小容器想要到外面去,和他喜欢的虫一起。可是那块白色的木头只知道在电锯和荆棘之间跳来跳去,根本不理会他。


为了能逃离白宫,小容器不知道被电锯碾碎了多少次。但不断重生的躯壳总有熟能生巧的一天,他趁着守卫熟睡,沿着陌生的街道蹑手蹑脚朝远方跑去。


顺着阴暗危险的古老盆地攀爬而上,又跌跌撞撞穿过肮脏潮湿的下水道,他终于来到了大雨漂泊的“泪水之城”。


这里的风总是夹杂着好听的歌声,伴着哗啦啦的雨在街头幽幽回响。


『就像他不理我的时候一样。』小容器的身体里升腾起一阵莫名的感觉,酥麻麻的,还有点难受。习惯了闹哄哄的白宫,此刻整个世界就好像只剩下了他一只虫,无边无际的孤独席卷而来,他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小鬼魂,你是来干什么的?”


一抹红色的光亮打破了灰暗的世界,挂满雨滴的丝线从天而落,连同一只和他相似的小小身体,穿着鲜艳的红色裙子。


“……你是活的吗?”红色的女孩抬起比身体还要长的细针敲了敲小容器的大脑袋,迫使他不得不往后退一步。


“原来是活的啊,真稀奇,你怎么能从白宫里跑出来?”女孩不停在他身旁跳来跳去左右打量,她长这么大还从没有见过自己的兄弟们,母亲只说他们都被关了起来,没想到居然能在泪城见到其中之一。


这就是白王后的孩子吗?女孩试探着用针尖戳了一下小容器的屁股,没想到对方居然“唰”地蹦了三丈高。


虽然没有痛觉,但外脆弱的外壳依旧对伤害无比敏感。


小容器拔出背后的骨钉摆出攻击的架势,可下一刻脑门又被银针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真想不明白你这种弱小的家伙是怎么从宫殿跑来这里的……碎了不少次吧。”女孩收起银针,表示自己没有敌意。她不喜欢这个沉默的小家伙,和他讲话总觉得是在面对一块石头。


那双黑洞洞的眼睛真叫人不安。


小容器默许了女孩作为他的向导,一路跟在后面听着絮絮叨叨,倒也不那么寂寞了。


“……这里是古董商人的店铺,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哦。”


偌大的古董商店内,胡子大叔看着门口的两个“不速之客”,表情瞬间就拉了下来:“这里不欢迎小孩。”


“才不是小孩!”女孩气鼓鼓地插起腰,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银光闪闪的硬壳。


“这只是一个吉欧。”大叔无奈地扶住额头。


“这可是我找到的宝物!”


“随你怎么说……”


宝物?小容器盯着那枚闪闪发光的钱币,若有所思。


“你也可以去寻宝哦,圣巢里有很多很棒的宝物!”女孩得意洋洋地晃了晃脑袋,丝毫不理会商人难看的脸色。但小容器注意到了对方可怕的气场,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


柜子里的陈列的一尊国王雕像“啪”地掉在了地上。


于是愤怒的吼叫声瞬间响彻了泪城的每一个角落。


“给!我!滚!出!去!!!”



(3)


比起忧郁的城邦,果然还是大自然的气息更适合他们这种独特的造物。


当然这绝对不是因为这俩被大叔追了两条街才终于逃进了真菌荒地。


“再往前就是王后花园了,想去看看吗?”女孩发出了邀请。


王后……花园?是“母亲”吗……小容器没有想法,只是跟在后面。


周遭阴暗处的小蘑菇探出脑袋,这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家伙,即便在走动也没有一丝活着的迹象。它们试图从脑袋前大大的两个孔洞跳进去,却被小容器一巴掌打了下来。


“所以……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呀?”走在前面的女孩一路上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虽然她知道这个小家伙并不会回答,但还是问出了声。


小容器停下脚步,思考了很久,抬手指了指女孩口袋里的吉欧。


“你是想要宝物吗?”女孩见状连忙把吉欧藏在身后,“不可以拿我的哦,你想要的话就自己去找。”


『想要给他看没有见过的东西。』小容器脑海里闪过一个亮眼的白色身影。就在那瞬间,女孩突然觉得面前一直死气沉沉的家伙好像有了点活力,就连尾随在他身后的小蘑菇们都躲藏了起来。


容器是可以有思想的吗?女孩似乎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尚且年幼的思维并不以为然,毕竟自己不也是自由自在的吗?


“那我们去寻宝吧!”女孩笑着拉起小容器的手,借助丝线的力量朝王后花园的方向横冲直撞。


五颜六色的真菌在快速跳跃下模糊成斑斓的光点,眼花缭乱却绮丽无比。小容器在旅途中遇到了很多很多,磨练技艺不说,心灵已然被各种色彩填的满满当当。


他不再属于白宫,不再是一个“合格”的容器。


彼时的王后花园是沃姆为白后修筑的静居处,郁郁葱葱的苔藓中繁花盛开,枝叶间漏下蝇灯的光芒,寂静得令虫心安。


“母亲”就居住在这里。


“好吧,看来我们目前遇到了一点小小的麻烦。”女孩一手拎着小容器,一手操控银针和丝线将身体悬在空中——他们正处于一片荆棘从中,四面八方都是可怖的尖刺。


“老天啊,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东西做屏障呢。”


女孩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儿挥动手臂,只听“梆”地一声响,小容器整个人从荆棘丛中飞了出去,脑袋重重砸在地面上。


他倒是脱险了,另一只虫还在那挂着呢。


小容器爬起身想要帮忙,四肢却再次莫名离开了地面——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背后,一把拽住了他。


“那东西碰到可是很痛的。”来者是个年轻的少年,另一只胳膊下还夹着两本“书”。


“奎若?你怎么在这里?”很显然,女孩和少年认识。


“老师让我来采集一些植物标本,倒是大黄蜂你带着这么个小东西……”名为奎若的少年将小容器拎到眼前,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这就是白王创造的‘容器’?”


“喂,能不能先把我捞出来再聊天?”女孩有些不耐烦地挥舞起手中的银针,却不想偶然间挑断了一根要紧的丝线。


眼看就要落入荆棘,女孩吓得惊叫一声,奎若见状直接松掉怀中的书籍,伸手及时揪住了她的裙摆。


“呼,好险,你们这么小的家伙跑到这里来真的很叫虫担心啊。”


女孩这才看清,刚才几乎将他们“包围”的荆棘丛,仅仅只有奎若半个手臂的深度。


莫名的羞耻感瞬间将她吞没,但现在更重要的还是如何说服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才能尽可能少得让更多人知道他们的行踪——当然主要还是赫拉和白王,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伙同了逃亡的容器……无论从哪个方面想想都觉得天塌了。


“好了好了,别苦恼了,我不会告诉别人你俩来过这里的。”奎若似乎是看出穿了女孩的内心,一边安慰着一边把怀里的两个小家伙放回地面,再捡起散落的书,“而且我知道一条小路,可以躲过德莱娅的巡逻哦。”


“好耶!我就知道奎若你最可靠了!”女孩满面的愁容一扫而空,激动得直接扑进了少年的怀里。


看着两虫打打闹闹,小容器的意识似乎有些躁动。他又想起了那一抹憧憬的白色,如果能一起玩耍的话,就像他们这样的话……


“好了,我还急着赶路呢,你们先去玩吧,注意安全哦,要是遇到麻烦了就大声喊马尔穆的名字吧,根与叶的守护者一定会来救你们的。”寒暄几句后,奎若朝木讷的小容器挥了挥手,“期待下次还能见面,小奇迹。”


眼前这具空洞的躯壳里,似乎有种“变数”正在涌动——他会成为千万分之一的奇迹吗?跟随教师莫诺蒙成长的奎若很擅长发现隐藏的细节,他信任老师,也对未来充满希望。


『一定可以见面的。』


蝇灯穿过叶隙照在少年温柔的笑脸上,闪闪发光。



(4)


“你确定要带上这么多东西吗?”女孩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已经被各种破烂压得根本没法好好走路的小容器,有些想不明白——这家伙到底要干嘛啊?


莫名其妙地出现,毫无目的地游荡,现在又和她一起在王后花园“寻宝”,对任何事物都表现出极大的好奇心,恨不得全部都打包带走。


小容器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太贪心了,但又舍不得辛辛苦苦找到的新奇玩意。直到他试图将一朵金色的小花放上“行囊”,处于临界点的负重终于轰隆一声彻底崩塌。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女孩气呼呼的从一片狼藉里拽出小容器,惩罚似的用银针敲了敲他已经摔懵的脑壳,“这下好了,都摔坏了。”


出乎意料的是小容器并没有因此沮丧。他拾起“废墟”顶部的那朵金色小花,小心翼翼地藏在了灰暗的披风之下。


“你选择这个吗?”女孩有些不可思议,这家伙到最后,居然选择了“最没有价值”的一样物品。可看着他心满意足的模样,倒也没再说什么,毕竟每个生命对宝物的定义都不同嘛。


小容器还不理解何为失去,他只在意眼前所存在的事物。


他想要回去了,回到那个苍白的世界,回到同伴的身边。外面的世界何其瑰丽,体内的虚空却像一根牵绳,所谓的“使命”总是在呼唤他。


当然,还有那个令他无比憧憬的存在。


“真遗憾,还有很多很棒的地方没有去呢。”女孩尊重小容器的决定,事实上一起相处了这么久,她依旧无法理解这家伙,尤其是他身上那要命的虚无感。


明明是真实站在面前的、可以奔跑的生命,却又如同死物一般寂静。


也许等自己长大了就会明白吧。


流淌着野兽、苍白与虚空血液的女孩,警觉又勇猛的天性意外的与容器很合得来。


“虽然不知道奎若为什么那样称呼你,但他向来看虫很准。”


女孩和来时一样荡起针与丝线,拎着小容器回到了泪城。


雨与歌的交织中,两个背负着各自命运的孩子向彼此道别。


“我很期待见证他口中的奇迹,小鬼魂。”


小容器抬起头,无尽昏暗的穹顶之下,空荡荡的广场中心只有微弱的灯光照明——也许未来这里会立起雕像,谁知道呢。



(5)


他带回了白宫长久以来难得的鲜活色彩——不只手中一抹刺眼的金色,还有那填充于意识深处无可替代的记忆。


脆弱的花瓣在坚硬的骨与壳之间穿梭,虽然有些许枯萎,但它依然是这座宫殿内最有有资格被称为“生命”的存在。


而现在,它被捧到了最为纯粹的容器面前。


他完全被这鲜艳的色彩吸引了目光,发呆良久后才注意到捧着花的小容器。他想要伸手触碰花瓣,却突然又把手放下了。纯粹的意识并不能理解外界的生命形式,但很显然此物并非虚空的意志。


小容器以为他退缩是因为害怕未知事物,便将花朵又往前递了递。可下一秒面前的虫突然拔出骨钉将花朵挑向半空,在所有同胞的注视下瞬间将其撕碎。


苍白的光芒似乎有那么一刻染上了金色,之后便再次归于苍白。


也将永远静止于苍白。


他干净利落地收回骨钉,不再理会愣在原地的小容器,转身径直朝宫殿门口走去。千万兄弟姐妹跟随着他熙熙攘攘从小容器身旁走过,就像刚才的一切从未发生。


“失去”为何物?他们原本什么都不曾得到。


只需沉默、顺从、无念无想。


逐渐拥挤的队伍脑袋磕着脑袋,迫使小容器抬起脚步跟随他们前进,而他也确实和同胞们一样重新融入了虫群,成为千万分之一。


而在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是仅有的价值,也是唯有优等品才能存活的试炼——回到虚空诞生之处,回到黑暗深渊,接受命运的挑选。


可“变数”真的就能如此消失吗?在所有灵魂中闪过——代表生命,又暗藏不详的,折射光明的色彩。



To be continued.

意义不明的东西……p3突变注意。

是我养的无翼(最爱的小女儿)



忙碌+巨大压力=失踪的码农咸鱼

【希梦222猫猫日|16:22】“这个喜欢吗?”


上一棒:@Azi 

下一棒:@轻述 


家里有猫怎么可以不打扮打扮✓

个人的一些小牢骚,可无视不读

以下是一些个人的碎碎念,可以不必阅读。


其实并不能很理解那些求转载作品到某手某音的私信……拿着别人的劳动成果来涨自己的人气,真的有意义吗?你所得到的赞许,真的属于你自己吗?


最近真的是有点烦了,我并不讨厌那些求转载的小孩子,挨个拒绝就好了,既然会特地来问大概率被拒绝后也会遵守约定吧。但是盗图狗和抄袭狗绝对不可原谅,虽远必诛谢谢。


不过今天居然有人会直接扑脸找我要商用权,内心属实是有点一言难尽……虽然拒绝了还是有点担心,我分享作品给大家只是自我的爱好,如果能为大家带来一些乐趣自然荣幸之至。


我以前是开着图片保存的,前段时间接到无授权转载举报就关掉了保存,实在是不乐意再在画面里手动铺上各种水印(所以暂时不会有)。我其实并不愿意喜欢我画的人因为某些少数人失去与我分享快乐的权利,但是很抱歉,我真的很害怕那些家伙拿着我的作品去欺骗他人,不得不防。


希望这种无聊的事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吧,虽然以上等等都是废话,但要是真的能减少一点,创作者们就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创作上,而不是去跟蠢狗斗智斗勇。


最后谢谢屏幕前的你忍了这么多字听我抱怨,祝福每一个因热爱而相遇的灵魂。


【画点古早/还没出的小情侣互动】进行一些体型差的捏造(?)

《关于某只小猫体型略娇小所以很容易从背后直接抱起来这档子事》


缪斯:发出受惊的声音

盖亚:莫名满足 / 事后吃了一拳


画爽了✓

总之情人节快乐诶嘿(我先约会去了)



PS.我画里体现的相关设定都是我捏造的(毕竟官方给的人设太短了,只能结合古早页游什么的),当个乐子就好,如果有雷同或者ooc,莫要找我麻烦。


妈的,什么时候公测,搞快点。

Q:如何用你的风格说“他已经死了”?

太阳落下了,再也不会升起来。

【希梦春节248h|22:00】于星空下安眠

2月7日    正月初七


上一棒: @Anima-Masa 

下一棒: @Ezio 


晚安,阿光和他的小太阳♡

晚安各位,做个好梦♡


——END——

【希梦春节248h|20:00】花火大会
2月6日    正月初六

上一棒:@半只橘子 

下一棒:@墨年小面条 


记录下美丽的烟花和小情侣♡


To be continued.